写给父亲的家书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5日 作者:袁来芳 来源:天元区群丰镇石塘社区 浏览人数:

    “其实,家书都是美的。”这句话来自麦家先生(麦家,当代著名小说家、编剧)的一条微博。我想也是这样的。家书流露更多的是真情实感,与文字功底无关。

    现在的我和我的小家庭,和我的父母亲共同生活在一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大概就那么五六天不住家里吧。几乎天天见面,却很少谈及内心话。小时候以为全世界就这样:农村家庭,不像城市家庭,父母忙于一家人的生计,父母与孩子之间除了吃穿住这样的‘生活重点’,不会有内心深处的交流。有什么吃什么,父母不会在做饭之前问你今天想吃什么?有什么穿什么,像我家四姐妹,老大穿了老二穿,老二穿了老三穿,泛黄也好,褪色也罢,破了洞就打上几个补丁继续穿,甚至都不会注意你穿着合不合身;农村的孩子,也不会像城市里的孩子那样,女孩子会有漂漂亮亮的花裙子,会有生日礼物,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可以给父母提很多要求,可以大胆任性地发发脾气。这着实令我羡慕,但我也知道父母把我们姐妹几个抚养成人已有多么的不容易……

    都说父爱如山,我曾在QQ的‘说说’里写过这样一段话:当父亲在回忆他自己的父亲的时候,那样的神情,那样的语气,仿若两父子正面对面的交谈…听得出来父亲很想念爷爷,忽然一下觉得,父亲老了…父亲在心目中就是一座高山,是一棵大树,是脊,是根,害怕他老去,更害怕他有朝一日永远地离去…愿父亲安康!

    记得当时写下这段话的时候,鼻头一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父亲很喜欢和我讲述过往,在我年少时,大多我是左耳进右耳出的,为人母后,我才能深深体会父亲是希望我们记住生活的来之不易,要珍惜。

    年少时的父亲生活条件还是很优越的,现在家里还保存着年少时他和他的哥哥的照片,照片里父亲梳着三七开、黑黑亮的头发,穿着小小中山装、蹭蹭亮的皮鞋。父亲只有初中文化程度,但在那个年代已是少有,父亲常在我们面前显摆,他的成绩有多么好,老师经常拿他的作文作为范文念给同学们听。在他十七岁时,空军部队征兵,父亲去应征,各项体能达标,父亲好高兴,但只有两个儿子的奶奶死活不让父亲去,因为她的大儿子已经在城里扎根,她一心一意要把父亲这个小儿子留在身边。部队领导和村干部来家里做奶奶的思想工作,硬是没有做通。我知道,对于这件事,父亲有着深深的遗憾的,他当时是有多么地想走出这片穷乡僻壤,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打拼自己的一片天地。

    父亲从事农电工作三十余年,在那个大多人对‘电是商品’这个概念还不是很理解的年代,他这个农电工是受尽了屈辱。有人偷电被发现,不但不认错悔改补缴电费反而对父亲骂骂咧咧,而父亲永远是骂不还口;传统人力打谷桶改为电机打谷桶后,农忙时节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挂外线使用的大有人在,经常因为电线的表皮破损漏电导致跳闸停电。四面八方的村民来找他解决,每每这时,他总是心急火燎,既急于找到问题所在,又更担心人员触电伤亡。三十余年,多么漫长的岁月,父亲就这样挺过来了,没有出现一例用电事故。写下这里,我是心疼父亲的…

    父亲的记性很好,所有教过他的老师和小学中学同学的名字样貌性格特点他都记得一清二楚,年少时看过的书目、大致内容、老师讲过的话,他都能复述得很清楚,我们姐妹几个都自叹不如。父亲喜欢创作一些打油诗,经常娓娓道来,自觉有趣,先念下全诗,再一字一句的解释给我听。因为我在他身边的日子多,他也时不时对这些打油诗中的字、词是否用得恰当来征询我的意见,说实话,我从不认为我会比他写得更好,因为我觉得那已经很好。尽管他当了一辈子的农民,但是骨子里仍然有读书人的清高。

    父亲一辈子都勤俭节约,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这和奶奶对他从年幼时起的严格要求不无关系,父亲和我说过,在他小时候,奶奶叫他去买酱油,父亲用剩下的钱买了几颗糖吃,因此被奶奶抽打了一顿,六十多年过去了,父亲对此仍然记忆犹新。父亲的勤俭节约也和六七十年代那段没吃没喝的岁月有关,每当我的孩子,他的孙子对食物挑三拣四时,他总会谈及那段吃糠饼草饼、吃红薯根的日子,他不理解现在的孩子怎么了,孩子也无法想象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年代。

    父亲总说,他个子矮小,就是在最需要营养、最需要吃饱喝足的年龄挨了饿。

    感谢父亲,并没有在那样的年代因为生下我们姐妹几个而感到悲观,不会因为我们是女孩就放松对我们学习上的要求,他用他并不高大的身躯挑起了一家人生活的重担。尽管表面看不出他如何的疼爱我们,但当我们姐妹读书需要交学费、需要添置学习用品、需要买自行车这样的‘大件’时,他总是毫不犹豫,从不含糊。

    “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一生要强的爸爸,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微不足道的关心收下吧!谢谢你做的一切,双手撑起我们的家,总是竭尽所有,把最好的给我,我是你的骄傲吗? 还在为我而担心吗?你牵挂的孩子啊!长大啦!”借用筷子兄弟的一首《父亲》,表达我对父亲的敬爱。父亲,爱您!